<var id="zrrjh"><span id="zrrjh"><var id="zrrjh"></var></span></var>
<ins id="zrrjh"><span id="zrrjh"><ins id="zrrjh"></ins></span></ins>
<cite id="zrrjh"></cite>
<var id="zrrjh"></var>
<cite id="zrrjh"><noframes id="zrrjh">
<ins id="zrrjh"><noframes id="zrrjh"><cite id="zrrjh"></cite>
<var id="zrrjh"><noframes id="zrrjh"><cite id="zrrjh"></cite>
<cite id="zrrjh"><span id="zrrjh"></span></cite><ins id="zrrjh"><noframes id="zrrjh"><ins id="zrrjh"></ins>
內頁banner

新聞分類

聯系我們

企業名稱:淄博金城實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電話:0533-5415977

郵箱:jinchengnews@126.com

地址:山東省淄博市淄川經濟開發區

網 址:www.arifnoor.com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金城動態

對話趙葉青:金城醫藥“基因再造”的新敘事

發布日期:2022-08-25 作者: 點擊:

 微信圖片_20220913112530.jpg      

在醫藥行業愈發內耗的當下,趙葉青試圖為我們還原的,是一個不甘于內卷,繼續尋找新藍海的金城醫藥。同時,他的嚴謹與矜持,以及骨子里面的“不逾矩”,又要他首選是做正確的事,而非做不擅長的事。

                                                                                                                                                                                                                                          作者  財經新商道|劉亞杰

在趙葉青身上,魯商的哲思與藥企掌門人的嚴謹,天然的融通著。


從醫藥健康產業的發展趨勢到金城醫藥(300233.SZ)成長的軌跡,坦誠而不拘一格的表達中更多是趙葉青的反思與琢磨。


甚至他并不在意外界對金城醫藥的誤讀與認知局限,反倒將一些指摘當做苦口良藥,因為對于金城醫藥的發展而言,傾聽市場的聲音對每一步的轉型尤為重要。這也是金城醫藥始終保持向前的一種姿態。


從醫藥化工向制藥全產業鏈的提質轉軌,到打通“中間體+原料藥+制劑”的一體化制藥全產業鏈,再到同時擁有化學合成與生物合成“雙合成”平臺的產業基礎,趙葉青始終辯證的求證與實踐金城醫藥轉型遞進延伸的每一步。


其實金城醫藥并不缺好故事的題材,頭孢類中間體、煙堿、谷胱甘肽、腺苷蛋氨酸已成為行業之王,但趙葉青似乎更青睞“隱形冠軍”的稱謂,很少渲染金城醫藥的這把底牌。


關于企業發展的為與不為,他有時候冷靜的像個“局外人”,甚至總是在挑刺自己和團隊。在醫藥行業愈發內耗的當下,趙葉青試圖為我們還原的,是一個不甘于內卷,繼續尋找新藍海的金城醫藥。



壹 | 新大陸


2014年,迎著醫藥行業迎來“兩票制”、醫??刭M、國家“4+7”藥品帶量采購試點等全新變量,金城醫藥實現從醫藥化工向制藥全產業鏈的提質轉軌;如今接軌新時代的發展,尋找“新大陸”的腳步并沒有停止。


新商道:從化工行業轉型到醫藥行業,你想過改變會如此之大嗎?


趙葉青:沒有。Z初我們作為化工企業,是眾多終端醫藥企業的上游企業。當時,看到醫藥企業做終端效益很好,于是我們通過并購方式,實現向制藥企業轉型。做這個選擇,不僅僅是為追求效益,更多的是心里一直有終端品牌的夢想。后來沒有料想到醫藥行業變化得這么快,三五年的時間行業巨變,仿制藥行業的利潤大幅下滑,制藥企業進入劇烈轉軌分化、重新定位的新的階段。


新商道:傳統醫藥行業還有持續增值的空間嗎?


趙葉青:空間已經不大了。如果按照自主研發技術,推出相應產品再銷售的發展模式,除非是研發顛覆性技術,或者在某些重大領域開展相關業務,否則絕大多數領域已經產能過剩。


CMOCDMO是一個新方向。這是技術服務型企業的業務,需求來自客戶精準的定制化需求,對企業綜合能力要求很高。這是我們未來布局的方向之一,通過積累多年的技術和生產能力為客戶服務,現在已經在逐步放量。


新商道:你希望通過布局CMOCDMO業務實現什么目標?


趙葉青:我希望通過這個布局,帶給內部團隊一些觸動,進而推動經營理念和組織模式轉型。過去我們比較封閉,自認為一些產品有需求存在,于是關起門來搞研發,總以為基于我們的技術優勢,就能做出好產品。很多時候項目啟動時,是缺少目標的。我們需要更重視客戶的需求,要更大力度地擁抱客戶、擁抱市場、擁抱需求變化,這才是根本出路。

微信圖片_20220913112833.png

新商道:CDMO轉型的難點是什么?


趙葉青:首先提升客戶認知。明確客戶管理內涵的變化,同步豐富服務模式,提升服務能力,這就要求企業開放研、產、供、銷四大環節,與客戶緊密溝通協作,尤其是建立強大的BD系統(Business Development,商務拓展)。其次是技術平臺升級,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研發能力,而是根據客戶需求快速反應的能力。接到用戶需求,在產能范圍內我們可以全部消化,也可以委托給合作伙伴。我們不一定全都做,而是要搭建一個生態共同完成。


新商道:金城醫藥發展合成生物學的基礎是什么?


趙葉青:探索從2009年就開始了。當時我們搭建了生物發酵平臺,隨后引進菌種生產,并沒有意識到會進化成現在的合成生物學。隨著理論基礎不斷成熟,我們能夠完成菌種改良;如今只要接入上游基因技術平臺,我們能在短期內運轉“細胞工廠”。


目前,我們還在向產業鏈上游探索,針對基因測序和基因編輯等技術,打造新的細胞工廠。后續還要面對菌種改造、細胞工廠設計、流程工藝改進等眾多課題,這是一個高技術含量的交叉學科,不過從行業發展趨勢來看,必須要這樣走下去了。


在發展過程中,我們發現生物合成和酶催化等技術,能夠應用于改造傳統化工行業,實現綠色化工。我們可以以此為切入點,解決化工行業的環保問題,為社會服務。


新商道:金城醫藥的比較優勢在哪里?


趙葉青:來自我們產業化的能力和經驗。很多企業具備很強的研發能力,也能獲得充足的訂單,可一旦需求達到一定規模,生產能力就跟不上。如果建廠提升產能,周期至少要三五年,很難快速滿足需求。規?;?、高質量生產,正是金城醫藥的長項。


我們正依托自身優勢,積極成為全球醫藥供應鏈的一員,積極拓展CMOCDMO業務,為此金城醫藥還規劃建設多功能車間,充分利用剩余產能。


回到剛才的問題,我們是一家重視技術和管理的企業,也有深厚的積累。除了生產傳統主力產品,我們在努力提升客戶快速精準服務能力,這是我們未來的方向。



貳 |“萬物皆可合成”


提起合成生物學的發展,趙葉青總會表現出醫藥行業人的嚴謹,即使有成果也不會刻意夸大,Z“吹?!钡脑?,也就是“萬物皆可合成”,這還是眾多行業專家的普遍認知。

 

新商道:目前,傳統化工行業遇到了哪些挑戰?


趙葉青:這些年,環保要求不斷提高,現在甚至要求土壤監測指標必須達標,今后還會有“雙碳”的新挑戰。


金城醫藥自主開發酶,之后綜合運用酶催化、合成生物學等技術,能夠實現降低成本與減少排放的效果。這是一種通過生物合成技術,替代傳統化學法的全新的生產制造方式。


我們已經在現有傳統產品做過兩次綠色化革新實驗,都取得了理想的成果。今后還可以開展CMOCDMO服務的形式,這也會成為我們全新的業務形態。


新商道:酶催化與合成生物學還有其他用武之地嗎?


趙葉青:基于生物合成的技術優勢,我們可以用于生產原料藥,制造應用于大健康領域的新材料,繞過傳統化學方法,以低成本、綠色環保的方式獲取資源。


此外,還可以通過生物合成法,取得一些大自然中稀缺的資源。理論上只要“細胞工廠”足夠強大,任何物質都可以合成,達到“萬物皆可合成”的效果。


這符合我們立足“大醫藥”,拓展“大健康”的定位,到時候我們作為技術平臺,只要選擇為哪些行業提供服務即可。當然,這些是中長期的發展規劃,三年內傳統業務仍然是金城醫藥的核心。

 

新商道:這是金城醫藥未來堅持的方向嗎?


趙葉青:是的。選擇這條路,既能兼顧醫藥,又能增加更多可能性。


純粹的化學制藥想象空間有限,生物制藥領域也存在產能過剩的問題。增量空間就幾個創新點,全國成百上千家企業在競爭?!盎瘜W合成”和“生物合成”融合的“雙平臺”特色,能夠綜合金城醫藥在化學和生物兩個領域的積累,集中資源培育一些有顛覆意義的醫藥健康“大品種”,進入上千、甚至上萬噸的“大市場”。雖然周期可能比較長,但有非常大的機會和空間。


新商道:生產煙堿是典型成果嗎?


趙葉青:這是生物技術和傳統化學法的結合體。通過這種方法,不僅能夠合成高質量的產品,還能有效降低成本,減少污染。


煙堿用處很多,既可以作為藥用,也可以作為新型煙草的必要原料,還可以作為戒煙產品的配料。我們是國內唯一一家,既有合成資格,又有提取許可證的企業。我們兩個領域將通盤規劃,目標是做成全球煙堿產品龍頭企業。當前,全球每年需求量大概1000噸,今后將有穩定的增長。我們設計產能500噸,現在具備200噸的產能。

微信圖片_20220913113003.jpg

新商道:還會向電子煙行業繼續延伸嗎?比如生產煙油。


趙葉青:不會輕易延伸,煙油并沒有太高的技術門檻。我們將集中深耕細作煙堿產業。

 

新商道:這部分價值會很快體現在報表中嗎?


趙葉青:(2022年)上半年還沒有,要等到下半年才會體現。我們正密集的對接客戶,相信市場會很快消化產能。


此外,我們還立下了新一代甜味劑項目。新產品能夠代替三氯蔗糖和阿斯巴甜等傳統甜味劑,一旦成功推廣,應用領域非常廣闊。



叁 | 還需繼續拉長長板

從企業定位來看,雖然一直有個“出圈兒”的理想,但是趙葉青還是希望,一切建立在優質、專業的基礎上?;蛟S客觀上,這讓金城醫藥難以避免有些傳統,可是這也是Z有效、Z安全的路徑。


新商道:未來你如何定位金城醫藥?


趙葉青:金城醫藥是一家以上游原料高水平合成制備為支撐的醫藥和大健康企業。


新商道:金城醫藥的長板,以及未來的成長空間是什么?


趙葉青:我們有兩個頭孢側鏈的“單項冠軍”,谷胱甘肽和腺苷兩個“隱形冠軍”,另外多個產品也已具備“冠軍相”。我們能將幾個產品干到行業第一,并形成了產品核心競爭力,體現出來的技術和產業化能力,是我們的長板。當然在營銷和市場方面,我們還需要進一步提升。

微信圖片_20220913113058.png

另外,傳統產品的純工藝路線創新與管理改善,已經觸及天花板,更大的空間還是裝備升級革新。所以我們專門設立工程裝備研究院,從產品Z初工藝設計階段就介入,全過程降低成本、提升質量和工程技術、實施綠色智造。


新商道:你會在意大眾仍然認為,金城醫藥是一家傳統TO B的企業嗎?


趙葉青:企業存在的意義,在于能否推動行業進步、創造社會價值,不在于TO B還是TO C。   


我覺得,如果TO B業務能夠做出顛覆性的產品,替代原始落后的產能,知名度小一點也無所謂。至于能否形成TO C的形象和品牌,我們也在積極努力。


提升品牌認知,Z重要的是做好終端市場的文章,在這方面TO C企業有天然的優勢,TO B企業就不夠鮮明。


再看產品環節,我們的兩個支點,一個是抗菌素,現在已經不是熱門領域;一個是婦科用藥,還是個相對小的門類。


至于谷胱甘肽等優勢原料產品的確有很強的市場潛力,如果我們的終端能力夠強,這就是新的機會,會創造出很多爆款產品。但我們的首要任務是,要把各主要原料產品做到極致。


新商道:金城醫藥與大眾認知有一定距離,影響市值增長你會有壓力嗎?


趙葉青:有時候,大眾的感知和企業真正的價值,差距會非常大。


我認為應該換一個角度。其實可以學習日本公司的理性:我適合做什么,就努力做好什么,而不是腦子一熱,然后貿然嘗試。


很多營銷型企業打出一個新概念,創造很大的想象空間,市值高達數百上千億,可是利潤并不高。這些企業的核心價值不一定是產品,很可能是其他。但自己能掌控的其實不多,一旦外部因素出問題,影響會很大,有崩塌的風險。當然各有利弊,源于企業的基因差異。


相對來講,我們更擅長技術研發,生產制造和持續改進,但要大跨步走出去,做更多的事,就會有壓力,也需要基因的重塑和組織模式大的變革。從中期發展角度看,我認為我們目前的長板還不夠長,所以我們還是相對理性的先把長板再做長一點。



肆| “我們被低估了”


既有向大眾市場拓展的決心,又有優質的產品,不過金城醫藥還在強化品牌建設工作,努力拉近與終端消費者的距離。藥企的嚴謹與矜持,以及骨子里面的“不逾矩”,又要他首選是做正確的事,而非做不擅長的事。正如趙葉青所言,有些故事的結果已經寫在底盤基因上。


新商道:很多企業在消費市場做得風生水起,金城醫藥在該領域有拓展計劃嗎?


趙葉青:對我們來講,那是一個跨界的全新的市場。曾經參觀過一些成功的大健康企業,它們把原料產品成功地應用在飲料、食品、日用消費品中。然而,企業基因是不一樣的。我們還是會努力打造終端藥物和人用健康品牌,其他的大健康類產品,將首選以合作形式為主。對我們而言,還是以上游開發為主,畢竟,在一個時點,或某一個特定階段,沒有誰什么都能做。


新商道:相比TO C型企業,TO B型企業價值更容易被資本市場低估;金城醫藥主營收入大部分來自TO B業務,你認為存在被低估的情況嗎?


趙葉青:從技術內涵、發展潛力、抵御風險能力等角度,我們是被低估了。這或許是因為我們沒有更好地推廣宣傳,沒有形成更強的市場認知,也或許還是不夠強大。


對于品牌,我們不會刻意追求。從個人和團隊的價值觀出發,我們不會為了打造品牌去刻意做事情:我們力圖通過做產品,自然解決品牌的問題。市場有兩個,一個產品市場,一個資本市場,我覺得可以選擇不同的道路。


比如我們做新一代甜味劑,一旦成功,我們將會在資本市場進一步打響金城醫藥的品牌。品牌是有邊界的,只要你在自己的領域推動了進步。

微信圖片_20220913113104.png

我們也有終端品牌,比如高品質抗菌素、全生命周期婦科,也是很好的品牌,一定繼續做好??偠灾?,以上游原料支撐的全產業鏈品牌,是我們長期追求的品牌內涵。


新商道:為了打破僵局,很多人會選擇拼一下;你不主動改變,會有些佛系吧?


趙葉青:還是應該說,我們可能受日本企業影響比較大。和日本合作方溝通過,他們認為我們的發展,膽子太大了。我們收購藥廠,以及向下游大健康、保健品市場推廣,他們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堅守自身定位,甚至有些固執。


我覺得中國是不一樣的,市場空間大,產業拓展的機會仍然很多。雖然我也認為基因不容易改變,但我們將繼續嘗試拓展,包括繼續主動拓展新的終端產業領域。當然,我們會持續堅持以上游產業為重心,并爭取達到后端有技術平臺背書,前端建立終端品牌的理想和均衡狀態。道阻且長,但來路光明,還需繼續自我改造,不斷探索。




END

1






本文網址:http://www.arifnoor.com/news/636.html

關鍵詞:

  • 在線客服
  • 在線留言
  • 在線咨詢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郵箱
    郵箱
    地址
    地址
    国产综合日韩精品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